应詹

编辑:浩渺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2 11:28:08
编辑 锁定
应詹(《宣和书谱》误作詹思远)(274年—326年9月8日),字思远。汝南南顿(今河南项城)人。东晋时期将领、书法家。三国时期曹魏文学家应璩之孙[1] 应玚侄孙。
最初为公府辟命,迁太子舍人。被赵王司马伦任为征东长史,司马伦被诛后坐免,又被成都王司马颖辟为椽,被祖舅刘弘请为镇南长史,迁南平太守。历任假督南平、天门、武陵三郡军事,假督五郡军事,与陶侃杜弢于长沙,金银珠宝,一无所取,唯取图书,任内颇受百姓爱戴。后被晋元帝司马睿拜为建武将军,又监巴东五郡军事,赐爵颍阳乡侯,迁益州刺史,再拜后军将军,外出补任吴国内史,因公事免职。
后被刘隗请为镇北军司,加散骑常侍,累迁光禄勋。王敦攻建康时,晋明帝以应詹为都督前锋军事、护军将军、假节。王敦之乱平定后,因功封观阳县侯,又迁任使持节、都督江州诸军事、平南将军、江州刺史。咸和元年(326年)七月二十五日(9月8日),应詹去世,享年五十三岁。追赠镇南大将军、仪同三司,谥烈侯[2] 
应詹有文集三卷(《隋书经籍志》作五卷)。[3]  应詹工于书法,他的书法真率天然。擅长章草,对藁草有高深的理解。
概述图片来源:[4] 
本    名
应詹
别    称
应镇南
字    号
思远
所处时代
两晋
民族族群
汉族
出生地
汝南南顿(今河南项城)
出生时间
公元274年
去世时间
公元326年9月8日
主要作品
文集三卷(一作五卷)、《清佳帖》
主要成就
破杜弢,讨降溪蛮,参与平王敦之乱
官    职
使持节、平南将军、江州刺史等
封    爵
观阳县侯
追    赠
镇南大将军、仪同三司
谥    号

应詹人物生平

编辑

应詹质素弘雅

应詹幼年时便成为了孤儿,得到祖母的抚养。应詹十几岁时,祖母又过世了,他在守丧期间,身体憔悴哀毁,需要拄杖才能起身,便以孝顺而闻名。应詹家中很富有,他年纪又小,就请族人与自己一起居住,把财产交给他们,就像对至亲的人一样,世人都惊讶于他的与众不同。他年轻时就已很出名,他的性格宽宏雅正,他人虽然时有冒犯他而他却不与人计较,以研习文章而为人所称颂。司徒何劭见过他后说:“这个人是个君子啊!”[5] 
最初被公府征辟,担任太子舍人。被赵王司马伦任命为征东将军长史,司马伦被诛杀后,应詹也被牵连罢免。又被成都王司马颖起用为掾属。当时骠骑将军从事中郎诸葛玫背弃长沙王司马乂到邺投奔司马颖,大谈司马乂的过错。诸葛玫浮躁而有才辩,临漳的士人都去归附他。应詹与诸葛玫是旧交,他感叹道:“诸葛成林,怎么像乐毅那样不忠诚呢!”终究没有见他。诸葛玫听到这话后非常惭愧。[6] 

应詹协理荆南

镇南大将军刘弘,是应詹的祖舅,请他担任自己的长史,并对他说:“你器识宏大深远,以后应该在荆南一带取代老夫了。”接着,托付他军政大事。刘弘在汉南的功业,有应詹的功劳。后来调任南平太守。[7] 
公元305年永兴二年),陈敏叛乱,引兵想要西上,刘弘将南蛮校尉之职授予前北军中候蒋超。亲自统领陶侃、苗光等人屯于夏口。又派治中何松统领建平、宜都、襄阳三郡之兵,屯驻巴东,为益州刺史罗尚的后继。再加应詹为宁远将军,督三郡水军,作为蒋超的后援。[8] 

应詹安定郡境

王澄任荆州刺史时,暂命应詹督管南平、天门和武陵三郡军事。当洛阳被刘曜攻破时,应詹撩起袖子痛哭流涕,劝王澄派军支援,王澄就让应詹写发兵檄文,应詹下笔便成,檄文豪壮激越,众人看了都情绪激动,但终究没有前往救援。此时,天门、武陵的少数民族纷纷造反,应詹率军讨伐将其降服。当时政令不一,少数民族都心怀不满,共同谋划发动叛乱,应詹召集了他们的首领,破铜卷与他们订立盟约,当地夷人都对应詹心悦诚服,好几个郡都因此获得安宁。当时天下大乱,只有应詹治下仍能保持安定。百姓作歌称颂他说:“乱离既普,殆为灰朽。侥幸之运,赖兹应后。岁寒不凋,孤境独守。拯我涂炭,惠隆丘阜。润同江海,恩犹父母。”[9] 

应詹深得人心

征南将军山简又暂命应詹督管五郡军事,当时爆发了杜弢起义杜弢军进攻应詹治下之郡,应詹率军力战将其击破。不久后联合陶侃在长沙大破杜弢,截获金银财宝无数,应詹一无所取,只把图书整理起来,众人无不赞叹。琅玡王司马睿任命应詹为建武将军, 王敦又推荐应詹监巴东五郡军事,赐爵颍阳乡侯。[10] 
陈郡人王冲占据了荆州,素来仰慕应詹的名声,想请他来担任刺史,应詹认为王冲没什么才德,不肯接受,于是返回南平,王冲也不生气,他就是这样的得人心。应詹后来迁任益州刺史,兼领巴东监军,他离开南平时,士庶百姓都拉着车子哭着不让他走,如同眷恋自己的亲人一样。[11] 

应詹上陈时政

不久,被任命为后军将军,应詹对时政提出建议,认为“今大荒之后,制度改创,宜因斯会,厘正宪则,先举盛德元功以为封首,则圣世之化比隆唐虞矣。”又上疏说:“自元康(291年-299年)年间以来,轻视典籍,崇尚道学,把玄虚弘放视作平达,把儒术、清俭看作鄙俗,如今应当尊崇和奖掖儒官,来革新风俗教化。”[12]  司马睿很是看重他的才能,完全采纳了他的意见。不久,又出任吴国内史,因公事被免职。[13] 
镇北将军刘隗出镇合肥时,任命应詹为镇北军司,又加职散骑常侍,经屡次升迁任光禄勋。应詹因为王敦专制、四处树立威信,所以他在任上只是讽刺讥笑,并不表明自己的倾向。[14] 

应詹助平王敦

等到王敦王含等率军逼近建康时,晋明帝司马绍向应詹问计。应詹表情严肃情绪激昂的说:“陛下应发出君王的威严,臣等当全副武装作为前驱,希望凭借宗庙之灵,不战而胜。如其不然,王室必危。”明帝任命应詹为都督前锋军事、护军将军、假节,又都督朱雀桥南。叛军从竹格渡江,应詹与建威将军赵胤等率军将其击败,斩杀叛军将领杜发,斩首数千级。公元324年太宁二年),王敦之乱平定后,应詹受封观阳县侯食邑一千六百户,又赐绢五千匹。应詹上疏辞让,明帝不许。[15] 

应詹出镇江州

同年十月,又改任使持节、都督江州诸军事、平南将军、江州刺史。应詹将要出镇时,上疏认为应该任用人才,并分派官员巡查郡国、检举不法。又建议严格执行旧时的降职制度,还针对地方提出了一些意见。[16] 
当时王敦之乱刚刚平底,人心未安,应詹抚慰怀柔,众人无不悦服,百姓都依赖他。[17] 
公元326年咸和元年)七月二十五日[18]  (9月8日),应詹逝世,享年五十三岁。被追赠为镇南大将军、仪同三司谥号[2]  ,以太牢礼祭祀。临终时,仍然不忘国家,给陶侃去信,望他能“竭节本朝,报恩幼主”。[19] 

应詹历史评价

编辑
百姓歌曰:乱离既普,殆为灰朽。侥幸之运,赖兹应后。岁寒不凋,孤境独守。拯我涂炭,惠隆丘阜。润同江海,恩犹父母。[20] 
何劭:君子哉若人![20] 
刘弘:君器识弘深,后当代老子于荆南矣。[20] 
王隐:为人弘长有淹度,饰之以文才。[21] 
窦臮:思远则稿草悬解,笔墨无在。真率天然,忘情罕逮。犹群雀之飞广厦,小鱼之戏大海。[22] 
房玄龄:① 应詹行业聿修,文史足用,入居列位,则嘉谋屡陈;出抚籓条,则惠政斯洽。② 卓临南服,詹莅西州。政刑克举,威惠兼修。应嗟运促,甘毙疑留。[20] 
范成大:性质素弘雅,以学艺文章称。[23] 

应詹轶事典故

编辑
永嘉之乱时,京兆人韦泓的亲人都因饥荒而死,韦泓从异乡来到洛阳,他很久以来都听闻应詹的名声,于是前来归附应詹。应詹于他同甘共苦、情同兄弟。韦泓随从应詹数年,应詹为他寻找妻子、建置居所,并像元帝推荐他,元帝立即起用韦泓。韦泓此后官至少府卿。韦泓受应詹接济生活及推荐为官的恩惠,应詹去世后,韦泓马上制作了朋友所着的丧服,直到墓上有了新草才停止哭泣,追慕古时候赵氏祭祀程婴杵臼的节义,终身祭祀应詹。[24] 

应詹文献记载

编辑
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[20] 
《资治通鉴》

应詹亲属成员

编辑

应詹高祖

应奉,字世叔,官至司隶校尉[25] 

应詹曾祖

应劭,字仲远,东汉末年学者,官至军谋校尉。[25] 

应詹祖父

应璩,字休琏,官至侍中。[20] 

应詹父亲

应秀[26] 

应詹后代

应詹有二子[20] 
  • 应玄,世袭应詹观阳县侯,官至散骑侍郎。[27] 
  • 应诞,应玄之弟,有器干,历任六郡太守、龙骧将军,死后追赠冀州刺史。[28] 

应詹个人作品

编辑
应詹工于书法,他的书法真率天然。擅长章草,对藁草有高深的理解。《宣和书谱》称其书法“作章草字肥,整整斜斜,直有晋人风度。世之论字者多病肥瘦,而不知肥之病在于剩肉,瘦之病在于露骨。肥不剩肉,瘦不露骨,则于佳处自初不相妨也。若以俗子为之,则肥亦;病,瘦亦病,此深不知书者。所以昔人于师资形容之际,或得其骨,或得其肉,不闻偏胜者良有以耳。如思远者,字虽肥而气古,书虽章而法完,一所谓得肉而善学者也。虽然语古,作者亦几何哉!”收录有其章草《清佳帖》。[29] 
应詹有文集五卷(《隋书经籍志》作五卷,《唐书经籍志》作三卷),又著有《沔南故事》三卷(《隋书经籍志》)。
全晋文》收录有《上表请兴复农官》、《上疏陈便宜》、《上疏让封观阳侯》、《为江州临行上疏》、《启呈杜弢书并上言》、《荐韦泓于元帝》、《疾笃与陶侃书》。[3] 

应詹相关遗迹

编辑

应詹六和塔

应詹逝世后,他的后人在杭州钱塘江畔建造六和塔(寓意吉祥、如意、致和)纪念他。[30] 

应詹应詹墓

应詹墓 应詹墓
应詹墓位于浙江永康芝英,2006年应詹后人在灵岩重建应詹墓,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为之亲笔题写“重建应氏南宗始祖詹公墓志”。[30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应詹,字思远,汝南南顿人,魏侍中璩之孙也。
  • 2.    《谥法考》曰:有功安民曰烈; 秉德尊业曰烈。
  • 3.    《全晋文·卷三十五》  .汉典古籍[引用日期2013-11-12]
  • 4.    应詹画像取自浙江宁海梅林应氏家谱、祠堂应詹像。
  • 5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詹幼孤,为祖母所养。年十余岁,祖母又终,居丧毁顿,杖而后起,遂以孝闻。家富于财,年又稚弱,乃请族人共居,委以资产,情若至亲,世以此异焉。弱冠知名,性质素弘雅,物虽犯而弗之校,以学艺文章称。司徒何劭见之曰:“君子哉若人!”
  • 6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初辟公府,为太子舍人。赵王伦以为征东长史。伦诛,坐免。成都王颖辟为掾。时骠骑从事中郎诸葛玫委长沙王乂奔邺,盛称乂之非。玫浮躁有才辩,临漳人士无不诣之。詹与玫有旧,叹曰:“诸葛成林,何与乐毅之相诡乎!”卒不见之。玫闻甚愧。
  • 7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镇南大将军刘弘,詹之祖舅也,请为长史,谓之曰:“君器识弘深,后当代老子于荆南矣。”仍委以军政。弘著绩汉南,詹之力也。迁南平太守。
  • 8.    《晋书·卷六十六·列传第三十六》:陈敏寇扬州,引兵欲西上,弘乃解南蛮,以授前北军中候蒋超,统江夏太守陶侃、武陵太守苗光,以大众屯于夏口。又遣治中何松领建平、宜都、襄阳三郡兵,屯巴东,为罗尚后继。又加南平太守应詹宁远将军,督三郡水军,继蒋超。
  • 9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王澄为荆州,假詹督南平、天门、武陵三郡军事。及洛阳倾覆,詹攘袂流涕,劝澄赴援。澄使詹为檄,詹下笔便成,辞义壮烈,见者慷慨,然竟不能从也。天门、武陵溪蛮并反,詹讨降之。时政令不一,诸蛮怨望,并谋背叛。詹召蛮酋,破铜券与盟,由是怀詹,数郡无虞。其后天下大乱,詹境独全。百姓歌之曰:“乱离既普,殆为灰朽。侥幸之运,赖兹应后。岁寒不凋,孤境独守。拯我涂炭,惠隆丘阜。润同江海,恩犹父母。”
  • 10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镇南将军山简复假詹督五郡军事。会蜀贼杜弢作乱,来攻詹郡,力战摧之。寻与陶侃破杜弢于长沙,贼中金宝溢,詹一无所取,唯收图书,莫不叹之。元帝假詹建武将军,王敦又上詹监巴东五郡军事,赐爵颍阳乡侯。
  • 11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陈人王冲拥众荆州,素服詹名,迎为刺史。詹以冲等无赖,弃还南平,冲亦不怨。其得人情如此。迁益州刺史,领巴东监军。詹之出郡也,士庶攀车号泣,若恋所生。
  • 12.   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九十一·晋纪十三·中宗元皇帝中》:江东大饥,诏百官各上封事。益州刺史应詹上疏曰:“元康以来,贱《经》尚道,以玄虚弘放为夷达,以儒术清俭为鄙俗,宜崇奖儒官,以新俗化。”
  • 13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俄拜后军将军。詹上疏陈便宜,曰:“先王设官,使君有常尊,臣有定卑,上无苟且之志,下无觊觎之心。下至亡奏,罢侯置守,本替末陵,纲纪废绝。汉兴,虽未能兴复旧典,犹杂建侯守,故能享年享世,殆参古迹。今大荒之后,制度改创,宜因斯会,厘正宪则,先举盛德元功以为封首,则圣世之化比隆唐虞矣。”又曰:“性相近,习相远,训导之风,宜慎所好。魏正始之间,蔚为文林。元康以来,贱经尚道,以玄虚宏放为夷达,以儒术清俭为鄙俗。永嘉之弊,未必不由此也。今虽有儒官,教养未备,非所以长育人才,纳之轨物也。宜修辟雍,崇明教义,先令国子受训,然后皇储亲临释奠,则普天尚德,率土知方矣。”元帝雅重其才,深纳之。顷之,出补吴国内史,以公事免。
  • 14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镇北将军刘隗出镇,以詹为军司。加散骑常侍,累迁光禄勋。詹以王敦专制自树,故优游讽咏,无所标明。
  • 15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及敦作逆,明帝问詹计将安出。詹厉然慷慨曰:“陛下宜奋赫斯之威,臣等当得负戈前驱,庶凭宗庙之灵,有征无战。如其不然,王室必危。”帝以詹为都督前锋军事、护军将军、假节,都督朱雀桥南。贼从竹格渡江,詹与建威将军赵胤等击败之,斩贼率杜发,枭首数千级。贼平,封观阳县侯,食邑一千六百户,赐绢五千匹。上疏让曰:“臣闻开国承家,光启土宇,唯令德元功乃宜封锡。臣虽忝当一队,策无微略,劳不汗马。猥以疏贱,伦亚亲密,暂厕被练,列勤司勋。乞回谬恩,听其所守。”不许。
  • 16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迁使持节、都督江州诸军事、平南将军、江州刺史。詹将行,上疏曰:夫欲用天下之智力者,莫若使天下信之也。商鞅移木,岂礼也哉?有由而然。自经荒弊,纲纪颓陵,清直之风既浇,糟秕之俗犹在,诚宜濯以沧浪之流,漉以吞舟之网,则幽显明别,于变时雍矣。弘济兹务,在乎官人。今南北杂错,属托者无保负之累,而轻举所知,此博采所以未精,职理所以多阙。今凡有所用,宜随其能否而与举主同乎褒贬,则人有慎举之恭,官无废职之吝。昔冀缺有功,胥臣蒙先茅之赏;子玉败军,子文受蔿贾之责。古既有之,今亦宜然。汉朝使刺史行部,乘传奏事,犹恐不足以辨彰幽明,弘宣政道,故复有绣衣直指。今之艰弊,过于往昔,宜分遣黄、散若中书郎等循行天下,观采得失,举善弹违,断截苟且,则入不敢为非矣。汉宣帝时,二千石有居职修明者,则入为公卿;其不称职免官者,皆还为平人。惩劝必行,故历世长久。中间以来,迁不足竞,免不足惧。或有进而失意,退而得分。莅官虽美,当以素论降替;在职实劣,直以旧望登叙。校游谈为多少,不以实事为先后。以此责成,臣未见其兆也。今宜峻左降旧制,可二千石免官,三年乃得叙用,长史六年,户口折半,道里倍之。此法必明,便天下知官难得而易失,必人慎其职,朝无惰官矣。都督可课佃二十顷,州十顷,郡五顷,县三顷。皆取文武吏医卜,不得挠乱百姓。三台九府,中外诸军,有可减损,皆令附农。市息末伎,道无游人,不过一熟,丰穰可必。然后重居职之俸,使禄足以代耕。顷大事之后,遐迩皆想宏略,而寂然未副,宜早振纲领,肃起群望。
  • 17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时王敦新平,人情未安,詹抚而怀之,莫不得其欢心,百姓赖之。
  • 18.    《晋书·卷七·帝纪第七》:秋七月癸丑,使持节、都督江州诸军事、江州刺史、平南将军、观阳伯应詹卒。
  • 19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疾笃,与陶侃书曰:“每忆密计,自沔入湘,颉颃缱绻,齐好断金。子南我东,忽然一纪,其间事故,何所不有。足下建功峤南,旋镇旧楚。吾承乏幸会,来忝此州,图与足下进共竭节本朝,报恩幼主,退以申寻平生,缠绵旧好。岂悟时不我与,长即幽冥,永言莫从,能不慨怅!今神州未夷,四方多难,足下年德并隆,功名俱盛,宜务建洪范,虽休勿休,至公至平,至谦至顺,即自天祐之,吉无不利。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足下察吾此诚。”以咸和六(元)年卒,时年五十三。册赠镇南大将军、仪同三司,谥曰烈,祠以太牢。
  • 20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  .国学网[引用日期2013-11-12]
  • 21.    《世说新语笺疏·仇隙第三十六》注引王隐《晋书》。
  • 22.    《述书赋》  .是何年[引用日期2015-05-1]
  • 23.    《吴郡志·卷十》  .殆知阁[引用日期2015-02-28]
  • 24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初,京兆韦泓丧乱之际,亲属遇饥疫并尽,客游洛阳,素闻詹名,遂依托之。詹与分甘共苦,情若弟兄。遂随从积年,为营伉俪,置居宅,并荐之于元帝曰:“自遭丧乱,人士易操,至乃任运固穷,耿介守节者鲜矣。伏见议郎韦泓,年三十八,字元量,执心清冲,才识备济,躬耕陇亩,不烦人役,静默居常,不豫政事。昔年流移,来在詹境,经寇丧资,一身特立,短褐不掩形,菜蔬不充朝,而抗志弥厉,不游非类。颜回称不改其乐,泓有其分。明公辅亮皇室,恢维宇宙,四门开辟,英彦凫藻,收春华于京辇,采秋实于岩薮。而泓抱璞荆山,未剖和璧。若蒙铨召,付以列曹,必能协隆鼎味,缉熙庶绩者也。”帝即辟之。自后位至少府卿。既受詹生成之惠,詹卒,遂制朋友之服,哭止宿草,追赵氏祀程婴、杵臼之义,祭詹终身。
  • 25.    《三国志·卷二十一·魏书二十一·王卫二刘傅传第二十一》  .国学网[引用日期2014-06-16]
  • 26.    《三国志·卷二十一·魏书二十一·王卫二刘傅传第二十一》裴松之注引《文章叙录》:纯弟秀。秀子詹,镇南大将军、江州刺史。
  • 27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子玄嗣,位至散骑侍郎。
  • 28.    《晋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四十》:玄弟诞,有器干,历六郡太守、龙骧将军,追赠冀州刺史。
  • 29.    《宣和书谱·卷十六·草书四》  .广水书法网[引用日期2014-06-16]
  • 30.    文韬武略话应詹  .平顶山新闻网[引用日期2014-06-16]
词条标签:
文学家 历史 人物 中国历史 中国